豆芽TV

?找回密码
?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59|回复: 11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因果报应

[复制链接]

727

主题

1089

帖子

345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450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1-7 20:05:03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因果系列之诡婴

“妈妈,妈妈……哈哈……”

小杰猛的坐了起来,原来又是一场梦。此刻的她,大汗淋漓,看看床头的手机,才不到十一点,这几天,都在重复的做一样的梦,梦里一个浑身青紫,牙尖嘴利的婴儿不断的向自己爬来,边爬边对她笑,还叫她妈妈,这让她心里特别的郁闷忐忑。床头灯打开了,她的丈夫黑皮坐了起来搂着她的肩膀“怎么了,亲爱的?又做噩梦了么?”小杰点了点头,眼睛里含着眼泪。黑皮吻了她一下“乖拉,有我在,不要害怕。”然后,两人又再次躺下。不多久,就传来了黑皮均匀的呼吸声。小杰看了他一眼,然后慢慢的爬了起来,拿起了在床头的手机,来到了卫生间里。然后,拨出去一个电话。“喂,大头么,我是小杰,我好害怕。”“怎么了?”电话的另一旁传出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。“我又梦到小孩了,好可怕,会不会跟上次的事情有关系?我好害怕啊?”“行了,别说了,我已经给过你钱把孩子打了,而且我也给过你营养费了,以后别烦我了。”说完,那边就挂掉了电话。小杰悔恨的了不得,如果不是那次喝多了,也不会……谁会想到,一次就会怀孕,哎。但愿只是自己的心里作用吧!

此刻的大头,在一间豪华会所的包房里,屋里面十多个女人在围着他,有的给他按摩,有的给他倒酒,还有的,用嘴给他喂水果。“妈的,死贱人,给过钱了还缠着我。”放下电话,恨恨的骂道。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包房里的电灯一闪一闪的。“我草,怎么回事。”一群人都有些不知所措,就在这个时候包房正中央的大电视忽然传来了一阵尖锐的恐怖笑声“哈哈……爸爸……哈哈……”忽然,一张青紫色的婴儿的脸出现在电视上“啊!~~”屋子里彻底乱了,小姐们全部都从包房的房门往外跑,大头也急忙站起来往外跑,却不小心踢到了凳子上摔了出去,自己的头狠狠的磕在了桌子上,差点没晕了过去。“我草,你们这群贱人,快扶老子一把啊。”这个时候,都是生存为上,谁会管他?

刷的一下,屋子里整个黑了下去,只有墙上的电视,还在亮着,电视里的婴儿,还在不停的尖声的笑着。“谁吓唬老子,有本事的出来。”大头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,大声的叫嚣着。喊了半天,发现除了小孩恐怖的笑声外,并没有别的事情发生,他连忙走到门前,用力的拉门,可是怎么也拉不开。忽然,感觉自己的右腿一紧,感觉有什么人拉着他。低头一看,吓的差点昏死过去。一个浑身青紫色的婴儿正在抱着他的退,那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正在狠狠的瞪着他,而他此刻也正在咧嘴笑着,从他的嘴里露出了两排尖厉的牙齿!“啊!~~滚滚~~草~~滚啊~~”他随手拿起了一个凳子,狠命的砸过去,可是令他想死的是,凳子碎了,婴儿却纹丝不动。婴儿忽然狠狠的一口咬了下去,疼的大头大声的尖叫,用力的踢着婴儿,每一脚下去,他都觉得自己像踢在了石头上,只见婴儿向下一扯,直接拉下来一大块肉,大头站立不住,摔倒在里地上,婴儿猛的向上一跳,跳到了他的大腿出,冲着他的下体狠命的一口下去“啊!~~~”大头两眼一翻白,疼的昏死了过去……

小杰此时十分的烦恼,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,忽然间,方佛又听见了在梦里的那个浑身青紫的孩子的笑声,她吓的连忙钻到了被子里,用力的摇晃着黑皮“老公,老公,快醒醒,快醒醒,有鬼。"可是,不管她怎么摇晃,怎么叫,黑皮就是不起来,睡的方佛死了过去。这个时候,屋子里的声音也消失了,小杰,蹑手蹑脚的起来,想打开灯出去,可是发现,居然停电了!拿起手机,打开手电筒,慢步的走到了客厅“妈妈,妈妈……哈哈……”忽然一阵尖笑声从脚下传来,吓的她大叫一声扔出了手机,吓的她转身就想跑,可是却一下子摔倒在地上!她下意识的回头一看,在手机微弱的光线照射下,一个脸色青紫,满脸鲜血的婴儿,正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他,一小步,一小步的走了过来!“妈妈,妈妈……哈哈……为什么你不要我……为什么,我要回去……。

第二天一早,黑皮起床,发现自己的头特别疼,等他走到客厅的时候,吓的 一屁股坐在地上,失声的大哭“小杰!!你怎么了小杰!!”此刻,自己的妻子正躺在一片血泊之中,而肚子也不知道被什么剖开,肠子什么的扔了一地,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个浑身青紫的婴儿正躺在她的肚子里……


727

主题

1089

帖子

345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450
沙发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7 20:05:26 | 只看该作者
因果系列之稻草人

“你好,大伯,我是黑皮,这个是我的爱人,彤彤。”

黑皮带着自己的妻子,来到自己的远方老家,见到了自己的家人,此刻正在给自己的家人见礼。大伯点点头“好孩子,快起来,这个是你二伯,还有大姑”“二伯好,大姑好。”彤彤甜甜的冲着二位老人鞠了一躬。二伯点点头“好啊,好孩子。”大姑面色有点清冷“恩,好!”“来,黑皮,彤彤,吃饭。”吃完饭,大伯叫来了自己的儿子大头,“大头,带着你哥哥跟嫂子出去转转,我们村子里的变化还是挺大的,风景还不错,但是记得,禁地不要去!”“是,父亲。”一个瘦弱的男孩子应道。

大头带着二人来到乡里的风景区,二人在不停的到处看着,却明显有些心不在焉,这时候大头的电话响起,冲着二人歉意的笑笑,然后走到一旁接起了电话。就在这时候,彤彤小声的对黑皮说道“那个东西怎么处理,不能老在我们车里放着吧?”“嘘”黑皮四下看看“等晚上有空的,把他找地方扔了就好了。”

白天很快就过去,晚饭后大伯说道“黑皮,彤彤啊,晚上早点休息,明天白天我让大头带你们去山上打猎玩去,晚上就哪也不要去了,就在家里呆着吧。二人答应一声,走了出去。二人出去后,二伯开口到“大刘家的孩子还没有找到,手机关机了,人也没有找到,会不会出什么问题,大哥,你是村长,我们晚上是不是出去找找?”“恩,你说得对,晚上还是出去找找吧,山里不安全,而且,如果真有什么意外没有及时的带到禁地的话,恐怕……”“哼,真不让人省心。”大姑重重的哼了一声。

“诶,黑皮,你看,他们都出去了,现在就是机会,我们现在就去吧?”黑皮看着所有人都出去了,点了点头。“就现在把!”两人快步的来到了院子里,来到自己的车后,打开了后备箱,两人吓了一跳!

让我们回到十二个小时之前,去往老家的路上。

“黑皮,亲我一下嘛!”彤彤满脸萌相的看着开车的黑皮,黑皮笑笑“哎呀,开车呢”“来嘛来嘛!”彤彤撒娇的摇晃着他的手臂,黑皮无奈,转过脸去“啊!~~~”一个人影从车上飞了过去。两人一惊,连忙下车去看,只见一个小男孩倒在地上不断的抽搐,两人有点谎了,连忙把人抬上了车,打算送到镇里的医院里,可是走到一半的时候,男孩子失去的呼吸。两人有点慌了,就在这时候,黑皮的电话响起,来接他的大伯就在不远处的路口处。黑皮跟彤彤相视一眼“彤彤,别怕,我们把他放在后备箱里,等有机会找地方埋了……

“天啊,黑皮,这是怎么回事?”在后备箱里,男孩的尸体开始慢慢的干瘪下去,身子也慢慢的变黄,就像一个僵尸一样!“天啊,黑皮,不会有鬼吧?”彤彤紧紧的抓着黑皮的胳膊。“别怕彤彤,不管了,我们找个地方埋了,明天我们找个借口走了就好。”两人拿出一个黑色的大袋子,抬到了今天大头带着他们去过的森林,拿起钓鱼用的折叠铲,开始挖坑。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二人回头一看,只见,大伯二伯,还有大姑,带着一群居民拿着手电围着他们。“我们,我们,没,没……”彤彤害怕了,躲在了黑皮的身后。“那个袋子里是什么?”几个健壮的男人围了过去,打开了黑袋子“天啊,真的在这!”

众人围了过来,看见已经开始变异的尸体,眼里有些愤恨。大伯皱着眉头。

“黑皮,他死后你是不是动过他!”

“是,是,那个,大伯,我想找个地方埋了,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……”

他拽着彤彤跪了下去。“哎,晚了。按照规矩办吧。”几个强壮的男人走了过来,扭过了二人的胳膊,用绳子捆上,带着地上的尸体向前走。“大伯,大伯,我求求你了,我真的不是有意的。”黑皮吓的哭了出来,二伯慢慢的走了过来,小声的在他耳边说道“黑皮,你记得,一会跪在尸体面前不要动,要诚心忏悔,别多问,过了今天晚上再说。”黑皮点了点头。

半个小时以后,两人被带到个石大门前“按照规矩,今天晚上,你们两个将会在这里忏悔,如果能得到死者的原谅,一切好说,如果得不到,哼,听天由命吧."两个人被拉了进去,走了一会,打头的男人打卡了一个门,打开了灯,黑皮跟彤彤两人顿时惊呆了!在这个屋子里,密密麻麻的立满了稻草人,这些稻草人跟真人一样大,身上穿着衣服,可是,令人恐怖的是,这些稻草人的人头,都是真人头!

这些稻草人的人头仿佛就是长上去的,接的严丝合缝,黑皮咽了口唾沫“大哥,这是?”“哼,别多问,跪下”他推着二人,跪倒在那个尸体前。“明天早上我会来接你们,你们自己看着办吧。”说完,转身锁上了房门。

黑皮记得二伯的话,不敢起来,彤彤站了起来“黑皮,我们赶紧出去吧。等到天亮以后再回来吧,这里,这里好恐怖啊。”黑皮拉住她“快跪下,忏悔。”彤彤冷哼一声“要跪你跪,我可不跪,要不是你,我能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,能有今天的事情么?”她的话音刚落。就听见一个男孩阴沉的笑声“呵呵呵……呵呵……哈哈哈”转而,变大了音量,那个尸体,慢慢的坐了起来,眼睛猛的睁开了,也就在这一瞬间,屋子里所有的稻草人眼睛全部睁开,看着二人!“啊!~~~鬼呀!”彤彤吓的昏死了过去。黑皮不敢动,跪在那里嘴里不停的念叨着“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慢慢的,尸体站了起来,身上迅速的干瘪了了下去,除了脑袋,全部变成了稻草!忽然,这个稻草人猛的跳了起来,脚下尖锐的竹竿准确的扎在了彤彤的喉咙上。然后又蹦了起来,跳到了她的肚子上,然后胸上,胳膊,大腿……

黑皮不敢看了,紧紧的闭着眼,口中不停的念叨着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,只有一声声的竹竿敲击地面的“咄咄”声。

就这样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身后的小门被打开“你可以走了!”黑皮睁开眼,被眼前的情景刺激的连忙跑了出去,扶着墙,平息着自己想要呕吐的欲望,大汉看着地上,被捣成肉泥的彤彤,和一脸血迹,闭着双眼的稻草人,默默无语,然后关上灯,转身关门走了出去。

看到黑皮自己出来,大伯跟二伯连忙走了过去“怎么样,黑皮,你没事吧,他没伤着你把!”“我,我没事,没事……只是彤彤她……”“哼,冤有头债有主,她自己做的事情就要自己负责。”大姑冷冷的说道。“实话告诉你吧,这里是我们的禁地,是用来超度枉死之人的地方,每一个枉死的人都会变成稻草人,害死他的人要在他的面前忏悔,如果得到原谅,那么第二天就会安然无恙的出来,不然的话……”黑皮想到刚才看见的情景,忍不住的吐了出来。“好了,没事就好了,我们走吧。”大伯拉起他的手,走向自己家里。这里的所有人,包括黑皮自己也不知道的事,等到他们走了之后,那个新立的稻草人,又睁开了眼,嘴角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,而此刻在走路的黑皮也没注意到,自己的脖颈处,有一道细微的擦伤,也就是这个擦伤,让他的皮肤变的越来越干燥,越来越像稻草……


727

主题

1089

帖子

345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450
板凳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7 20:05:44 | 只看该作者
因果系列之回魂夜

“你们不会得逞的!我不答应!”

在一个乡下的祠堂里,一个披麻戴孝的女人冲着一群人怒吼!“啊呀小杰,安磊已经死了,他那些地你一个人也种不了啊,我们也是为了你好,你就交出来,我们给你种了!”一个男人对她说道。

“哼,安龙,你说的好听,你们早就在我们家安磊重病的时候对我动手动脚了,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敢说了!”

“你这个贱人,敢胡说。”

安龙说罢,冲过去就要伸手打人。

“安龙,你给我消停点。”

一个有些膀大腰圆的男人一把拉住他,然后冲着小杰说道“小杰,咱们也不是外人,你一个弱女子如何照顾着十多亩的田地,我们几个帮你分担了,每年都会给你分些钱财。”“呸,安虎,你不用在那装好人!安磊死的那天,你在干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!你在我们家翻房证存折的时候 ,你以为我没看见,要不是我正好回去取东西,家里不什么都让你拿光了!”

“你胡说,我是回去给我弟弟拿衣服!”

“哟,这小贱人现在还会污蔑人了是不是”

一个烟花烫一脸烟熏妆的女人,口中嚼着口香糖,冷哼一声“我说小杰啊,你也是我们安家的人,你说你这老公死了,以后你在改嫁,那我们安家不是会受到损失么?我们好歹也是一家人,怎么,你还想便宜别人了!”

“呸,你才是贱人,彤彤,你以为你勾引安龙的事没人知道是么?”

“草泥马的,你个死贱人,别胡说八道”说完怒不可遏的冲上去拉住小杰的头发跟小杰厮打在一起,小杰站立不稳一下子摔倒在地上,头碰在了身后的棺材上“嘭”的一声,鲜血就顺着脸淌了下来。

小杰又哭又叫,冲着棺材里的尸体说道“安磊啊,你怎么就这么死了,可怜我一个寡妇被一群人欺负啊,今天是你的回魂夜,你可要替我们做主啊!”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忽然一个炸雷,一阵大风吹开了窗子,灵堂里的蜡烛一阵摇晃,这一下可吓坏了几人,连忙找借口就回去了。小杰冲着棺材里继续说道“安磊啊,你开开眼吧,你要替我报仇啊,我宁可死也不能让他们如意啊!”说完跪下,继续哭,在棺材前面的乌盆里烧纸。

棺材里,一个人脸色苍白,身着寿衣的男子躺在那里,他的嘴边又几滴刚才小杰掉下来的血,只见那几滴血慢慢的渗入到了他的嘴唇里,然后,不见了。就在墙上的钟敲了十二下的时候,他紧闭的双眼忽然睁开了……。

“彤彤,小杰今天说你勾结安龙的事,是怎么回事,你给我说清楚!”安虎在家,掐着腰询问妻子。“哟,你这是怀疑我了被?怎么那个小贱人的话你也信啊,行啊,你说我勾引他了,我就勾引了你又能拿我怎么滴!我告诉你,安虎,你能有今天,都是我们家的功劳,你给我放尊重点。”说完拿枕头狠狠的砸向了安虎“你给我滚出去,今天你给我睡外面去!”说完把安虎推了出去,关上了房门。

安虎睡的迷迷糊糊的,半夜从沙发起来上厕所,一股水柱喷洒下来,他舒服的打了个寒颤,然后站在那里,可是过了一会却发现,怎么这泡尿这么久,一声惊雷闪过,整个屋子被照亮,安虎在那照亮的一瞬间仿佛看到了一个人影,他打开灯,四下看去并没有人,可是当他回头的时候吓了一跳,想要跑却是想动也动不了,安虎眼泪都下来了,想说话,嘴唇动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,以为他看见,在自己前方,安磊那张苍白的脸正对倒立着对着自己,他穿着寿衣,双脚飘在天上就那么看着自己,而自己,还在“舒服”的尿着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安虎的身子慢慢的开始干瘪起来,身子也在不停的抖动着,而他的下身,出现的不在是尿,而是血!安虎的眼前开始慢慢的模糊,意识也开始慢慢的模糊,最后,一具干瘪的尸体,摔倒在了地上,在摔倒的时候,他的头正撞在墙上,一片桃花朵朵!天空中,那个倒立的人影慢慢的消失,然后出现在了卧室里。

彤彤做梦了,一个很奇怪的梦,梦见自己在理发!自己一头烟花烫被人一把把的剪掉了,他生气的大骂,大骂那个理发师。理发师微微一笑,忽然样貌一变,变成了已经死掉了安磊!她吓的大叫救命,然后吓醒了。“原来是个梦,吓死我了。”外面的风很大,一阵古怪的风声吹过,彤彤有些害怕“安虎,安虎,给老娘滚进来!!安虎,你听见没啊?”见外面没有反应,她打开了灯,打算出去把他叫进来,就在她走到镜子前的时候,大声的尖叫起来!因为她在镜子里看见,脸色苍白的安磊就站在她的身后!她想跑,却怎么也动不了,只见安磊不知道拿了一把什么东西扔进自己的嘴里,然后拿起桌子上的订书器一下一下的把她的嘴给定死!彤彤疼的快晕了过去,嘴里的东西仿佛有魔力一样,自己不由自主的开始咀嚼起来,就在这时,安磊伸出手抓住了她一把头发,狠命的拉了下来,头发带着一块头皮就被拽了下啦!彤彤疼的差点死过去,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动不了,她宁可现在直接死去,也不愿意在受罪,可是安磊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又抓住了她一把头发抓了下去,接着又是一把……

彤彤嘴里的东西越嚼越大,却怎么咽也咽不下去,嘴巴里被撑的死死的,就脸下巴的挂钩都快撑坏了,可是嘴里,还是不停的咀嚼着!她此刻对着镜子,看着自己漏出头骨,满脸满嘴是血的自己,真的就想直接死了!忽然嘭的一声,她的嘴被涨破了,一群黑乎乎的东西从嘴上的洞喷了出来,于是,整个屋子弥漫着腐臭的味道……

安龙打着伞,走在回家的路上,心里想着,明天还得过去,得把那死鬼老哥的几亩水田要过来,最好趁没人,把小杰那个贱人也给干了,反正没人知道。安龙在风雨中快步的前行,他把伞打的很低,忽然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,自己没站稳,摔倒在了水田地里。“妈的,谁这么不长眼!”他看着田埂上那个淡淡的人影,大声的叫骂到,可是他下一句骂人的话却在也说不出来。因为,那个人影冲着自己慢慢的飘了过来,等他看清的时候差点没吓出尿了。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死去一个星期此刻正穿着寿衣的安磊!安磊忽然举起手卡住了安龙的脖子,安龙不断的挣扎,手不停的摇摆,他的嘴被摁倒在了泥土里,此时天上还下着大雨,泥土十分的泞,雨水,稀泥从他的嘴里和鼻子里灌了进去……

第二天一早,小杰睡醒了,却发现在棺材中的丈夫的寿衣上,有些泥泞……


727

主题

1089

帖子

345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450
地板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7 20:06:04 | 只看该作者
因果系列之气球

“叔叔,叔叔,你忘了我么,你忘了我么?”

“啊!”黑皮猛的坐了起来,满头大汗的。原来又是一个噩梦。回想起梦里的事情,自己就是一阵后怕,一个脸上血肉模糊的小孩子抓着自己的裤子不放,还冲着自己笑!这个孩子的衣物还有些熟悉,但是哪里见过还是想不起来了。

看了看表,已经晚上九点了,肚子也在这时候叫了起来。打开冰箱一看,里面空荡荡的。“真麻烦啊,还得下楼。”

穿好衣服后,锁上了门,一回头,吓了自己一跳。一个人头一样的东西在楼道里飘着。仔细看看就会发现,是儿童手里经常拿的氢气球,是光头强形象的。“这谁家孩子,气球扔这了,吓我一跳!”他也没在意,快速的下楼了。就在他走到院子里的时候,那个漂浮的气球,慢慢的转了过去,脸冲着小区里,看着远走的黑皮……

黑皮快步的走到了楼下的一家小酒馆里,叫上了几个菜,要了两瓶酒,自己在那边吃边喝。墙上的液晶电视,在播放着新闻“前日,一七岁男童送入医院,抢救失败而亡,死因为手中氢气球爆炸灼伤面部,一部分气球卡入气管窒息而死。下面请看当时的详细资料。”黑皮抬起头,看着画面,手中的筷子停住了!画面中出现一个身着牛仔套装的小男孩,手里拿着一个光头强的氢气球在游乐场里边跑边叫,忽然镜头外闪过一个光点,光点碰到了气球,气球瞬间变成了一团火球,笼罩住了后面的小男孩……黑皮看着画面,默默无语,手却紧紧的攥着筷子。然后扔下一百块钱,转身就走了。

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!怎么就死了呢?”黑皮在园区里快步的行走,忽然猛的站住,因为他发现在自己家的单元门门口,漂浮着一个光头强样式的氢气球!黑皮艰难的咽了口唾沫,慢慢的走了过去,然后突然加速,跑过了气球,进入了单元楼梯里,回头看去,气球消失了“错局,错觉,一定是错觉!”可是等他转回头之后,吓的转身就跑,就在自己头上不远的地方,那个光头强的气球又跑到了自己的面前,黑皮吓得一路小跑,飞奔出了自己家的小区。那个气球缓缓的下落,一个淡淡的影子出现,影子的一只手还拉着气球的线,然后慢慢的走了出去。

“妈的,太邪门了。”黑皮跑到了马路上,平复着自己的心情。这辈子就根本没有遇见过这么诡异的事情!他来到广场上,这时候,广场上的跳舞的人群还没有完全散去,周围还有一群孩子在跑跳打闹,而有的孩子手里,也拿着氢气球。这时候,黑皮看见氢气球,已经开始毛骨悚然,因为他自己发现,这些孩子手里拿着的氢气球上面的图案,赫然是自己的脸!

一群孩子拿着有自己脸的氢气球在面前来回疯跑,换谁也好不了。忽然,他觉得广场好安静,跳舞的人好像一下子就都消失了,那些拿着气球的孩子们也不见了,整个广场就剩下自己,还有一个个大小不一却都是自己样貌的气球!黑皮转身想跑,一转身却发现那个光头强气球就在自己 的不远处漂浮着。在哪里静静的注视着自己!黑皮吓得手足无措,这时候,四处八方的气球都缓缓的向自己飘来!而且,在这些气球的边上还有一个个青蓝色的鬼火漂浮着!黑皮一咬牙迅速的向气球最少的地方跑了过去,不停的飞奔。可是,这回让他绝望的是,无论他在怎么跑,身边总是有着气球向自己飘来,而且越来越多,这些气球大小不一,可是都是自己的脸!而且,那张脸上的表情在怎么看怎么诡异,有的在笑,有的在哭,有的在生气,黑皮冷汗都下来了,而且,自己也渐渐的没有力气了,最后跑的实在太累,脚下一个踉跄,摔倒在地上,四处的气球越聚越多,把他整个人都围了起来,一个鬼火轻轻的碰到了一个气球,于是就听得一连串“喷嘭”的声音。这一片气球变成了一片火团,黑皮被烧的四处翻滚,不停的惨叫,那个光头强的气球还只是默默的注视着这一切。等到气球都爆炸了,黑皮被烧的也是体无完肤,疼得他在地上不停的打滚。

“叔叔,叔叔,你忘了我么?你忘了我么?”一个穿着牛仔套服的小男孩出现了,手上还拿着那个光头强形象的气球。然后他慢慢的撒手,光头强气球慢慢的冲着黑皮飞了过去,然后绕过了黑皮的脖子,然后飞了起来,黑皮就像一个气球一样,慢慢的飞了起来。

这天的公园广场里,一个身着牛仔套装的小孩子,看着一个慢慢飞起的光头强形象的氢气球,氢气球下面,是一具周身灼伤,失去呼吸的男人!小男孩就那么看着这一切,看着他们像远处不停的飞去,然后自己也慢慢的消失了!


727

主题

1089

帖子

345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450
5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7 20:06:21 | 只看该作者
因果系列之田园犬

“快打,快打,哈哈,黑皮,你快截住他!”

这是一个深秋的雨天,三个头发奇形怪状,颜色五花八门,脖子胳膊露着纹身的小混混,正在一个街角的胡同里,围堵着一只土狗。这个土狗看上去应该是个母的,看样子刚刚下过崽子,在众人的围堵下,跑来跳去,口中不住的呜咽。它猛的调到一个垃圾桶上然后往墙角里跑,几个人趁势追了过去。

只见这只小母狗站在角落前面,不停的呲牙,对着几人低沉的吼着,几人追去,定睛一看,原来,在角落的一个破纸盒子里,有三只还没满月的小狗仔,挤在一起,在那微弱的叫着。“我去,是她的小崽子,哈哈!黑皮,这下有的玩了。”几个人快步的走了过去。“大头,土豆,你俩用旁边的地上的棍子,把那个母狗打走,我去抓小狗!”几个人恶狠狠的一步步走了过去,小母狗身子低低的伏在地上,嘴里不停的低吼。

忽然,其中一个举起了棍子就对母狗打了过去,母狗一躲,却被另外一根棍子打中,这一下显然是不轻,疼的母狗四肢发抖,可是还是慢慢的爬回到了自己的孩子身边,几只小狗微弱的叫着,不停的伸出头,舔着母狗的毛。“大头,快摁住它。”一个红毛的男人扔掉了棍子冲着母狗扑了过去,两只手摁住了母狗,一个黄头发的和一个绿头发的走了过去,一人拿起了一只狗崽。这两只狗崽,害怕的不停的颤抖,口中不停的低低呜咽,好像在求救一样,母狗不停的在地上挣扎,可是,又怎么能抵挡的了人类的力量?绿毛的男人把手中的狗仔扔了起来,用棍子猛的打了过去“嗷~~ ”一声凄惨的叫声,狗崽像一个棒球一样被狠狠的打了出去,撞在了不远处的墙上,掉在了地上,不停的痛苦的抽搐,眼镜望着自己的妈妈,然后四肢抽动的越来越微弱,叫声也慢慢的消失了。“大头,你也太快了,玩的也不过瘾啊,看我的!”黄毛男人高高举起了手中的狗崽,然后猛的摔到了地上“嗷”又是一声惨叫,小狗崽疼的不停的短促的叫喊,而这时候的母狗,眼里也已经充满了泪水,几个人见状大声的笑着,而小狗跟大狗的眼睛里,也已经充满了绝望跟无助。“嘭”的一声,黄毛又狠狠的踢像了小狗,小狗又飞撞到了墙上,眼看也是要不行了,母狗惨叫一声,挣扎的力量更大了,猛然的她一回头,狠狠的就冲大头的腿咬去,大头一惊,连忙一松手,母狗借势往前一冲,叼起了最后一只狗崽,死命的就冲了出去。“我草,别让他跑了!”三人把手中的棍子,还有捡起的易拉罐不停的向母狗扔去,不停的砸在它的身上,可是母狗却没有降低自己的速度,还是拼命的跑着,一直跑到了街口,撞到了一个人的腿上。

这个人看上去是一个乞丐,浑身脏兮兮的,蓬头垢面,母狗抬起头,放下了小狗,冲着他乞求般的叫着“快,快,狗在前面,快追……”几个人的身影出现了,母狗更加急切的叫着,乞丐俯下身子,抱起两只狗,就往另外一条街道跑,几个人边追边骂“没你事,死要饭的,给我放下”这个乞丐貌似也是腿脚并不是太灵便,高一脚矮一脚的跑着。眼看几个人越来越近了,他怀中的母狗舔了舔自己的孩子,猛的挣扎蹦了下去,冲着三个人就扑了过去,其中的一个躲闪不及,正装在他的身上,然后母狗一口死死的咬下去。“我草,敢他妈咬我!”抬起一脚踢到了马路中间,而一辆货车来不及刹车,在母狗的身体上压了过去……。乞丐不停的跑,东拐西拐,终于摆脱了三个人,消失在长街上。

二年以后。

大头已经洗去了身上的纹身,也已经改掉了张狂夸张的头发,而此刻穿着得体的衣服,在一家公司办公室里打着电话。“喂,菲菲啊,昨天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我跟你说啊……”大头边打着电话,边喝咖啡,当他喝了一口咖啡以后,放下杯子,忽然看见眼前站着一直田园犬!一只正恶狠狠的盯着他的田园犬。他猛地站了起来,却发现,屋子里根本是空空的,哪有什么田园犬。“咖啡喝多了,神经都不好了!”说完,自嘲的笑笑,伸了了懒腰,站在窗户前面看着窗外的风景,突然,他好像一股大力重重的撞在了自己的腰上,他站立不稳身体撞碎了玻璃飞了出去,在他飞出去的瞬间,他回头望去,好像有一只田园犬站在窗口……。

黑皮跟土豆此刻正在街口等着绿灯,俩人百无聊赖的看着手机,忽然嘭的一声,一具尸体重重的砸在了地上,吓了他们俩一跳,身边有的女人一声尖叫,跑着离开了,一群人围住了尸体。“切,少见多怪。”身边的人大部门都围在了尸体边,土豆跟黑皮此刻站在了街道的最前面,忽然二人觉得好像有一股大力冲撞了自己,一步没站稳就摔到了马路的正中间,而这时,一辆前四后八的大车呼啸的冲了过去……。街角处,几个小小的身影,一闪而过。

在一个农村的土房里,一个老乞丐躺在炕上,一只田园犬趴在他的脸边,不住的舔着。老乞丐伸出了手,拍了拍他的头,然后慢慢的抚摸着。又一个乞丐走了进来“老张,你的身体……”老乞丐默默的摇了摇头,看着自己面前的田园犬。“老李啊,我就要不行了,我走了以后啊黄就交给你了……”啊黄好像听懂了他所说的,低声的呻吟这,眼中有着深深的不舍。乞丐老张微微的笑了笑,伸出手想抱抱啊黄,可是,他的手,停留在了半空中,就落了下去。老李在院子里埋葬了老张,阿黄满眼眼泪的站在他的坟前。

“啊黄,走吧,以后我来照顾你。”阿黄看了他一眼,默默的低下头,然后趴在了坟前。老李叹了口气,扔下了几个馒头,就走了出去。就这样,一天,两天……直到七天以后,老李再次来到老张的坟头,发现几天来一直不吃不喝的阿黄闭上了眼,卧倒在老张的坟头前!天上下着细雨,老李不忍,把阿黄也埋葬在了老张的坟里!就在这天夜里,老李做了一个梦,梦见老张在冲着他微笑的挥手告别,他的怀里,还抱着啊黄,而他的脚边,还有三只狗在看着他,不停的摇尾巴,然后,他们就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走去!


727

主题

1089

帖子

345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450
6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7 20:06:42 | 只看该作者
因果系列之纸街

“来来,妹子,在喝一杯。”

在一家娱乐会所的豪华包间里,一个一脸猥琐的胖子,搂着一个衣着暴露的舞女,俩人红光满面,显然是没少喝。此刻胖子笑的眼睛都眯缝成了一条线,对舞女上下其手,女人也是半推半就“哎呀,石董,别这样么。”话虽这么说,可是那一脸的春意,却没有任何拒绝的意思。就在俩人渐入佳境的时候,石董的手机,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“妈的,谁呀,真他妈扫兴。”拿起手机一看,吓了一身冷汗,来电显示是市里的某局领导,赶忙把手边的女人推到一边,关掉了包房内嘈杂的音响。“赵局,我是石康,什么吩咐。”胖子一脸谄媚的笑容说道。“石康,你大爷的!上次你不说那批药没有问题么,为什么在刘家村的时候会出现不良反应?现在已经三十多人住院,死了二十五个了!这次刘家村发生疫情,可是市里省里都盯着呢!”电话里面传来了愤怒的声音。“哎呀,赵局,我怎么赶在药上做手脚呢,嘿嘿,你说这次疫情来的这么急,这么厉害,救治不及时可是很有可能的,谁知道死的那几个是不是因为抢救无效呢,嘿嘿···对了,赵局,这次药厂可是给了30的点孝敬您呢,您看……”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下“嗯,你说的也有道理啊,毕竟疫情很突然,在疫情突发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死人的。其余的事情你看着办吧!记得,不要在出事了!”挂了电话以后,胖子恶狠狠的骂了一句“妈的!这个吸血鬼,要钱就要钱,还弄这么多事,死人那都是一个礼拜之前的事情了,这时候又来找我。”女人扭动着腰身贴了上来“哎呀,石董,这事谁惹你了,来,喝酒吧!”“滚滚滚,老子现在没心情。”胖子心烦意乱的把女人赶了出去。自己穿上了衣服,走了出去,上了自己的车上,把车启动就开了出去。

也许是今天的夜色太黑,也许是今天的酒有点上头,胖子一路醒一会睡一下的开了半天车,最后,嘭的一声撞到了一个路灯杆子。我们的石胖子很成功的撞晕了过去。如果是很热闹的街道,会有人看见,然后上前询问,再不济也会遇见个好心人打个电话报警,可是今天的这条街,异常的诡异,静!静的吓人,没有一点声响。月光惨淡的撒下,四周的店铺也是紧闭房门。一阵风吹过,一张破旧的报纸贴到了他的车窗户上,如果这时候胖子是清醒的,那么他一定会看到上面写的字——“小刘村突发疫情……”,又一阵风吹过,报纸飞上了天上,然后慢慢的烧着了……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石胖子终于醒了过来,揉了揉自己生疼的额头“妈的,真他妈倒霉。这他妈是哪啊?”下了车,四下望去,感觉异常的陌生,好像从来没有来过这里,四下看看,仿佛是一个村庄的样子,到处都是低矮的门房,也许是已经太晚了,没有开门的店铺,也没有亮灯的人家。一阵夜风吹过,不禁打了个冷颤, 一股尿意涌上,于是找了一个小胡同,在里面方便了起来。就在提上裤子的之后,发现从街道上走来了一个女人,女人走路一步三摇,前凸后翘,一脸胭脂水粉,姿色还是不错。看上去,像是夜总会里的小姐。胖子色心大起,上前搭讪“嗨妹子,哥迷路了,能告诉我这事哪里么?”女人笑笑不言语,就那么看着他,这让他心里刺挠的了不得,也顾不得别的,把女人一把拉过来,靠在车上就亲了起来,边亲边上下其手。闭着眼睛享受的了不得。亲了半天,睁开眼“嘿嘿,妹子你……啊!~~~”胖子惨叫一声,转身就跑,因为就在睁眼的一瞬间,他看见的根本不是什么美女小姐,根本就是一个纸人!!!一个烧给死人用的纸人!!

胖子一路叫,一路跑,也不知道跑了多远,直到累的跑不动了,坐在地上开始喘气。“妈的,真邪,这一切都是幻觉!幻觉,一定是自己喝多了!”就在这个时候,在身后传来了一个阴恻恻的声音。“小伙子,你怎么了?”阴冷的声音吓了胖子一跳。回头看去,一个消瘦的老太太站在自己的身后。“老大娘,这事哪了,我是住繁华小区的,这是哪啊?”老太太点点头“小伙子,我家就在前面不远,你背我回家,我就告诉你怎么走。”胖子想了想“好,大娘,我背你”说完背起老太太向前走,边走边跟老太太说话“老大娘,你真轻啊。”“是啊,我很轻的。”“老大娘,我看你虽然瘦,但是不至于那么轻啊。”说完回头看去,不回头不要紧“啊!~~~~”又是一声惨叫,因为他看见,在自己的身后,赫然是又是一个纸糊的纸人!!他一使劲想把纸人扔下去,却发现,自己怎么扔就是扔不下去,仿佛粘在自己的身后一样。他也顾不得许多了,自己身子狠狠往后倒去,后背传来了阵阵疼痛,回头一看,纸人不见了,也顾不得疼痛了,爬起来撒腿就跑,可是令他越来约心寒的是,四周好像人越来越多,都站在两旁,看着他,忽然,脚下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,低头一看,一个小孩子正抱着他的右腿,用一双空洞的眼睛望着他!胖子吓的哭了起来“起开,起来!~~~”边哭边喊,边喊边用自己的左脚去踹那个小孩,可是怎么提那个小孩就是不动,在这个时候,四周的人慢慢的向着他走了过去。

一片乌云飘了过去,挡住了月光,于是令人惊悚的一幕发生了-四周走来的人,此刻,全部变成了纸人,正慢慢的向他走来,而抱着自己右脚的小孩也是一个小纸人,石胖子此刻死的心都有了“放了我吧,放了我吧···”一边哭一边用力的踢右脚的纸人,这次,终于见了效果,摆脱了小纸人,向大路没命的跑过去,也不知道跑了多远,忽然看见救星一样,感动的又哭了出来!他看见远处开来了一个出租车。“停车,快停车!!停车!~~”“车停下,胖子赶忙上了车后排。以后大叫“快,快,到繁花小区。”车子缓缓的开动起来,胖子终于安心了,又累又困在车上睡着了。等到自己睁眼的时候,发现车还在开着,四处黑乎乎的。“这是哪啊?是哪啊?”前方没有回答,石胖子把头凑了过去,刚要说话,“却又是一声惨叫!对,没错,司机,也是一个纸人!这个纸人司机,缓缓的回过头,看着他,脸贴着脸,石胖子愣了一下,玩命的开始开后车门,却忽然发现,自己坐的哪是什么出租车!这根本就是一辆纸车!不管自己怎么用力,车门就是打不开。胖子绝望了,认命的坐在后座上,看着前方风挡玻璃外,已经悄然的围过来一群人,哦不,一群纸人!


第二天报纸上 登了这样一个消息——小刘村的真相!无良药商假药致人死亡!主犯失踪!


727

主题

1089

帖子

345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450
7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7 20:07:03 | 只看该作者
因果系列之罐头

“各位旅客,前方到站,XXX车站……”

黑皮坐在回家的火车上,靠着窗户,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的肠胃一直不舒服,嘴里也苦苦的。

“瓜子饮料雪糕矿泉水阿……”

就在这个时候,在车厢里走过一个买货的阿姨,黑皮叫住他,看了看他的车上,最后买了个盒饭,买了瓶矿泉水。如果在火车上吃过东西的人都知道,火车上的伙食吧,其实……

“这特么什么玩意!”黑皮吃了几口,觉得这个盒饭难吃的要死,实在是难以下咽,于是顺手把何方顺着窗户扔了出去,从疾驰的火车,一个盒饭飞了出去。黑皮拿起矿泉水,涮了涮嘴里,然后喷到了车外。这饭,还不如不吃,吃完都反胃。这时候卖货的阿姨又推着车过来了,黑皮叫住了她,看了看车上,最后选了一瓶桃罐头,刚吃了两口“我草,这特么什么玩意。”说完顺着窗户把罐头瓶扔了出去。

几个小时以后,黑皮到了目的地,找了一家饭店,好好的吃了一顿,然后转身离开,打算找一个旅店好好休息。就在他离开饭店的时候,电视里播出了这样一个新闻“就在几个小时前XX铁路局XX路段上,一男孩死山上火车的窗外飞物重击头部……”

黑皮睡了很久,他做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还在火车上,而火车上空无一人,只有自己,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,火车过道里走过一个小男孩,穿着朴素的衣服,默默的看着他,黑皮感到奇怪,小孩说话了“叔叔,你吃罐头吗?”小男孩从背后拿出了一瓶黄桃罐头,黑皮觉得这个罐头有点眼熟,笑了笑“不吃,叔叔不想吃。”小男孩还是举着罐头“叔叔,吃罐头吗?”黑皮看看他,叹了口气“好吧,跟叔叔一起吃。”小男孩笑了,看着黑皮,忽然扔出了黄桃罐头的瓶子,正砸在黑皮的头上,顿时,鲜血洒了一身“阿,你你!~~~”黑皮眼前一黑,差点晕死过去,等他视力回复的时候,吓的大声叫了起来~~~“阿!~~~~鬼~~~鬼~~~” 他看见,对面的小男孩只有半个脑袋了,脑浆和鲜血正顺着脖子往下流,带着一个诡异的笑容看着他,然后手里又拿出了一瓶桃罐头,黑皮吓的赶紧站了起来,撒腿就往后跑,小男孩用力的甩出了手中的罐头正砸在他的后背,一股大力推的他飞了出去……

“别过来,别过来!”黑皮猛的坐了起来,看看四周,深深的吐了一口气“还好是做梦。”

就在他庆幸的时候,忽然发现自己身边的床头柜上,正摆着一瓶黄桃罐头!

黑皮心就是一凉,这真是太诡异了,太奇怪了,难道,现在的旅店里还有配送罐头的?不对,黑皮越想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,赶紧穿了衣服退房走了。

就在他离开房间的时候,屋里的电视忽然亮了,里面在播放一条新闻“就在几个小时前XX铁路局XX路段上,一男孩死山上火车的窗外飞物重击头部……”在电视光亮照射下,一个小小的淡淡的影子在不住的摇曳。

黑皮走在街上,心里有点毛毛的,总感觉有些不对,总感觉有些发冷,他来到一个路边摊上,简单的要了点吃的,喝了点酒,心里才算是舒服些,就在这时候,不远处几个人正在大家,什么桌子凳子的全操了起来,就在他看的愣神的时候就听“啪”的一声玻璃的破碎声响,接着一个男人倒在自己面前,黑皮吓的赶紧离开了这里,可别给自己找麻烦了,幸亏刚才是有人突然经过,不然自己就惨了,只是他没有注意到的是,破碎的玻璃瓶子上有着一个标签XX黄桃罐头。

黑皮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街上的行人也越来越少,走累了,就坐在马路边的长凳上就在这个时候,身后有人拍了他一下“哎我说~~……”黑皮半转身过去。“哦对不起,我认错人了……”黑皮刚想说什么,就听得耳边“呼”“喀嚓”二声 ,一个玻璃瓶子就贴着自己的耳朵边落了下去,砸在地上!幸亏自己转过了身子,不然,正砸在自己的头上!而地上的玻璃上有一个醒目的商标XX黄桃!黑皮吓的站起来就跑,他卖命的跑,没命的跑,“呼”“喀嚓”又一个瓶子砸到了地上,接着又是一个……

黑皮不知道跑了多久,他不敢停,生怕跑慢一拍就会被砸到,黑皮忽然看到 ,前面,是一个公园,而公园附近没有任何建筑,他心想,对,去一个没有房屋的地方就好了,他一路飞奔,跑进了公园,果然,身旁不在有任何声响。他坐在地上,大口的呼吸着空气,累的实在也是站不起来了。“这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!”

在路灯的照射下,慢慢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影子,一步一步的冲着黑皮走来,一直走到了黑皮的面前。黑皮一抬头,吓了自己一跳,眼睛等的圆圆的!手指着他“你~~你~~~。”他此刻已经吓的说不出任何话语,而自己,也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在逃跑,虽然此刻面前的男孩,跟自己梦里的一模一样!

“叔叔,你吃罐头么”小男孩举起了手中的黄桃罐头,一阵清风吹过,小男孩的样貌也发生了变化,残缺不全的头颅,脑浆跟鲜血顺着脖子往下流,他阴惨惨的笑了笑,将手上的罐头砸向了黑皮……,一片黑云慢慢的浮现,遮住了皎洁的月光,而公园的路灯此刻也全部灭掉。

夜黑风高的夜里,在一个公园里,传出了阵阵的惨叫,还有一声声玻璃破碎的声音,而在第二天警察发现的时候,黑皮的尸体已经是惨不忍睹,像是被重物重击而死,全身粉碎性骨折,而头部也是少了半个,脑浆混着着鲜血洒了一地,可是在现场没有发现任何作案工具,不过最令人奇怪的是,死者的身旁,放着一瓶已经开封的黄桃罐头……


727

主题

1089

帖子

345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450
8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7 20:07:26 | 只看该作者
未知招灵

一座安详的小城镇,有着它独特魅力的地方,无论是干净环境还是美景。可是它又有不为人知的一面。

程祎涵在这个城镇生活了很久,一直很平静。高三的他压力极大,经常去附近的小山上呼吸新鲜空气。

一次晚自习,他跟两位女同学不知道怎么回事,谈论起了招灵游戏。作为无神论的他,一直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这一类的东西。面对网上的招灵游戏他只是认为是一个瞎扯的东西。

程祎涵与两个女同学争论不休,直到三人约定一起去附近最大的坟山,蒙山。玩一个招灵游戏,只要没能招出那些东西,就算两女输了。

星期六的晚上,由两女带东西,程祎涵跟随。

走上最大的坟山,在山道上立刻感觉到周围的气温降低了不少。要知道现在是盛夏时节,夜晚的温度也是很高的,可是这里却是无比的阴冷。走在黑暗的山道上,他们的目标是蒙山上一所废弃的大学,两女虽然手挽手,但是她们还是明显的在颤抖。

皎洁的月光下,三人来到了大学校门外,这是一所七十年代的校园。传闻这里因为不少学生离奇的死亡而关门,最终废弃,不少的闹鬼传闻也传了出来。

当然有不少喜欢冒险和寻求刺激的人来到此处寻找,都是无功而返。叫做媛媛的女孩好像很熟悉这里,一直在前方带路,直到走进一所空教室:“这里很不错,死了不少的学生。”程祎涵很奇怪她是怎么知道的,但是看着她认真摆放东西,不好意思去打扰,只有压下心头的疑问。

看了看窗外,天边竟然飘来厚重的黑云,在月光下很醒目,看样子是暴风雨要来临的节奏。五六分钟过去,需要的东西已经摆放完成了,一个碟子,一张写满字的纸。旁边立着一支蜡烛。他们进行的是最普通的招灵游戏:碟仙。

三人的食指放在碟子上,由另外一个女孩阿夏来念咒。黑暗的教室只有蜡烛的光芒,气氛显得有点诡异。

“碟仙,碟仙请出来……”咒语声音在空荡的教室里回荡着,程祎涵不时的看想向四周,其实他也很紧张。时间一点点过去,阿夏口中的音节也有点模糊不清,媛媛用另一只手递过去一杯水给她润润嗓子。

又过了五分钟,程祎涵已经不耐烦了,弄了这么久,一点动静都没有搞什么。没想到话音刚落,一声惊雷炸响,吓得他微微一抖。两女则是紧紧的盯着他身后,阿夏轻声说道:“祎涵,你的身后……”

阿夏声音不住的颤抖着,程祎涵感觉背后阴冷的气息,缓缓回头。一抹妖艳的红色裙摆微微晃动,这裙摆上面凝固着什么颜色的液体,有些还在流动。苍白的手臂,红色血液蜿蜒而下。

阿夏突然尖叫一声,跑了出去,程祎涵看见红色的裙摆也动了。一股阴冷的气息穿体而过。手中碟子也碎成了均等的三片。教室里两人大气都不敢喘,只听见楼道内阿夏凄厉的尖叫声。媛媛哭了出来:“我们死定了,我们死定了,都怪阿夏!”

程祎涵也知道这东西的一些传闻,玩碟仙一旦成功,千万不能还没结束就将手拿走。这样是对碟仙的大不敬,会招来杀身之祸:“媛媛,没事的,先别着急。”突然,阿夏的声音消失了,伴随着的还有沉重的落地声。媛媛快要被紧张的气氛压崩溃了,猛然一抬头,一个身穿红衣的虚影正对着她冷冷的笑着,鲜血缓缓流淌,用空洞的眼神望着他。

身为男人的程祎涵看着这一幕幕根本不敢动弹,直到媛媛也跑了出去,虚影跟出去之后才敢动。

缓缓站起身,准备跑向教室外。一个东西滑动的声音让他瞬间僵住,一片碟子碎片正在慢慢移动,三个碎片其中一个碎成了粉末,一个未动。只有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在移动。看着碎片慢慢移过十二个字:因果业报 各有其理 请速离开

第二天中午,程祎涵从床上醒来,想起昨晚的事情带着一抹苦笑。昨晚只有他一个人活着出来了,报警之后。警方冒着暴风雨找到了两女的尸体。阿夏为跳楼而死,可是在她的体内检测出了大量致幻药物残留,而在媛媛的口袋内搜出了瓶装幻药。所以此事被认为是谋杀,但是媛媛的死因警方也无法解释。身上没有一点伤痕,心脏在胸膛中被搅烂。

想起这一切,程祎涵只能感叹:“因果业报,心不存害人之心,怎么会有这个报应。”


727

主题

1089

帖子

345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450
9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7 20:07:52 | 只看该作者
不要忘记你的承诺

雪儿是一个品学兼优,样貌精致的校花,那当然身边也好多狂风浪蝶,但她心中只有一个人,志浩

志浩并不是什么高富帅,学习不好,也是当地有名的小混混,志浩见到雪儿还长的不错,把心一歪,搞个女孩子来玩玩也不错,加上软泡硬磨,他们顺利成章在一起

相恋没多久,他们便发生了关系,事后

雪儿问:浩浩,你会永远爱我,陪在我的身边吗?

志浩:那是当然的,你是我的小傻瓜,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,我永远也像现在一样抱着你.宠着你

雪儿这个纯情小女生当然信他的甜言蜜语,天下哪有女的不喜欢人家哄着

其实志浩心里根本没有她,只当她是个好玩的玩具,时间长了,也会烦,到时一脚把她踹开

过了一个月,志浩就以不适合的理由跟雪儿分手

雪儿哭着说:为什么?你不是说喜欢我吗?永远不会离开我的吗?

志浩笑着说:老实告诉你吧,我根本不喜欢你,你只不过长得还可以,我就跟你玩玩,别在烦我了.

说完,志浩就走了,只留下雪儿一个人哭

不知雪儿从那听到消息,志浩跟一个女的一起了,当时她跑到那两个人面前,跪下求志浩:别不要我好吗?我可以让你在外面有别人的,只要你跟我还一齐.

志浩当没听到,而旁边那女的,瞪了雪儿一眼:人家不要你了,还来纠缠,你要争是吗,看我怎么收拾你.

说完那个女的,就一把巴掌打过去,雪儿马上倒下地,志浩当没看到,还在旁边摇头轻笑着说:怎么那么猪,真要命.

接着那女的,一脚脚的踢过去,踢中了雪儿的肚子,那女的还不放过雪儿,还拿着棍子敲打她的身子,其它的人见了只是指着她笑笑,没人愿意去帮她.

打累了,女的向志浩说:都不好玩的,我们走吧.

他们这些人就走掉了,雪儿软在地上,怎么都一动不动,断气了,雪儿当时眼下瞪得老大,像是死不瞑目那样子

第二天,学样发现雪儿被打至死,已经报警立案调查,但始终也找不到志浩那伙的人.

其实他们那帮人,在那晚回学校的时候,还见到雪儿在地上,并没有动过,一见这样就知道她死了

他们害怕了,立马躲藏起来.他们知道自己打死人了,肯定会坐牢的,所以整天都没出去过,到晚上,他们饿了,志浩:快,去买些吃的回来,快饿死了,你们两个家伙.A和B就灰溜溜地跑出去买东西给老大吃.

志浩走过去,抱着那个女的,感觉一阵风吹了过来说:在想什么?怎么不说话?是不是生气了?

女的没说话,只是由着冷风吹着头发,志浩看着,有些不对,说:你是怎么了,好端端的,我又无惹你?

"你不是说过,永远这样用双手抱着我吗?永远不会离开我吗?"女用了不是她的声音说话

志浩想缩开手,但手好像粘在女的手臂上,怎么也拿不掉,那怎么办.

"你这么快就想走了吗?我好想你,我好冷吖,你就这样永远陪我好了?"

"你是谁?快放开我"

"我是雪儿,我来了,你看,我今晚美吗?"

女的一转过来,是雪儿的面,不过那已经不能叫做脸了,脸上满是血,眼是没了眼珠,只有空洞的,舌头伸得老长的,身体全是血,本来的白衣,变成了红衣.

志浩见到了,吓得脸都白了,"对不起,我不应该这样伤害你的,你是爱我的对?放开我,我以后一定好好对你""你说的不作数,跟我走吧,宝宝在等我们" 接着听到了一声"啊",全屋又回归了宁静

事后调查,在第三天工作调查时,发现其中三个犯人在一个乱草堆上,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欧打,身上全是伤,但奇怪的是,他们从此再也不能笑了,所有的面部表情全没,医生检查过后,发现是大脑神经损坏而导致的后遗症

还有一个主人公对吧?

在雪儿的头七那晚,雪儿父母发现,棺材里面有些响声,结果一打开一看,发现志浩和雪儿抱在一起,嘴角还带有微笑.


727

主题

1089

帖子

3450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3450
10#
?楼主| 发表于 2019-1-7 20:08:14 | 只看该作者
因果系列之酒驾

“知道了爸,我不会回去太晚的,哎呀知道知道不会再酒驾了。”

“哼,你最好是记得,上次的事情在发生你就自己去解决,老子才不给你擦屁股!”

黑皮挂掉了手机,吐掉了口中的口香糖。“不就撞死个小孩么,多大点事,钱不都赔了么。”这时候,身边一个衣着暴露的浓妆艳抹的金发女人搂住了他。

“来么黑皮哥,在喝一杯。”

“哎呀,就是,黑皮哥你是海量,上次不就是个意外而已,说不定啊,是碰瓷没碰好就死了呢。”这时候,又一个穿着旗袍的红发女孩站了起来,搂住了他另外一个胳膊,拿起一杯红酒递了过去。

“哼,还好意思说,上次就是你们两个小妖精,要不是你们那么灌我,哪有这事?彤彤,你把音乐关小点,咱三喝酒,不听那闹腾的东西。”

“好嘞”穿着旗袍的女孩转身关掉了音乐,又开了一瓶红酒拿了过来

“彤彤,小芳,你们俩最好今天还把我灌多,省的一会晚上遭罪哦。”黑皮坏坏的笑着,顺手在身边的女孩屁股上狠狠的掐了一把。

“哎呀,黑皮哥,不要这么着急么!”小芳咯咯一乐,却没有推开的意思,双眼含春的看着他。

就这样,三人也不知道喝了多少,黑皮搂着两个女孩晃晃悠悠的走出夜总会,来到自己的玛莎拉蒂前面。“小芳,彤彤,看哥一会怎么收拾你们。”黑皮踉踉跄跄的来到驾驶室,两个女孩坐到了后面,在四月的深夜中,飞驰而去。而就在他们离去的位置,一个穿着一身运动装的小男孩突然出现,他的眼神异常的空洞,直直的盯着远去的跑车!

也不知开了多久,黑皮觉得胃部难受,下车,准备吐出去。“小芳,过来扶我一把。”衣着暴漏的女孩赶忙过去,搀扶着黑皮,走向不远处的公厕。“你们早点回来,我一个人害怕。”穿着旗袍的彤彤喊了一句。两人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了夜色中,彤彤的无聊的拿出了手机,开始摇一摇。

黑皮没等走到公厕,就靠在一棵树下大吐特吐起来,小芳一脸的厌恶,却又不好离开,只能扶着。“没事吧黑皮哥。”“没事,没事。”黑皮站起身,却发现此刻天是那么的黑,而且,还有一层淡淡的薄雾。“真特么奇怪,这一会怎么下雾了。”小芳一脸茫然,看着四处,虽然天有些黑,可是路灯的照射下,还是能看清路,根本没有什么雾啊 。“黑皮哥,你是不是喝多了,哪里有雾啊?”

黑皮一愣,揉了揉眼睛,发现四周的雾不但没有散去,反而更加的浓厚,难道是我喝多了?忽然他发现身边的小芳也不见了……

彤彤在车上正在玩手机,忽然手机里出现一张恐怖的图片,一个满脸是血的小孩冲着屏幕诡异的笑着,而且笑声特别的刺耳!吓的彤彤一把扔出了手机,连忙想打开车门下车,可是,她发现车是锁着的!车门根本打不开,车里突然断电,车大灯,车内灯,收音机什么的一下子全灭了,车里鸦雀无声,黯淡无光!

彤彤害怕极了,用力的去撞车门,不停的拍打车窗,可是根本没有任何反应,一辆车从旁边经过,司机自言自语“奇怪,那辆玛莎拉蒂上怎么站着一个小孩……”

小芳觉得自己的眼前一花,等到在清醒的时候,看见自己趴在草丛里,一些蛆虫正在自己的身上爬来爬去,小芳大声的叫嚷,想要站起身,把这些虫子都弄掉,可是她绝望的发现,自己根本动不了,只能看着这些蛆虫在身上不停的爬着。

这时候,她听见了脚步声,这脚步声让她听到了希望,只要能救了自己不管是谁,怎么报答都可以,她自己这么想到,可是,当她看见走来的人,却呆住了!只见一个穿着满是血迹的运动服的小男孩冲自己走了过来,手里,还拿着一个大大的瓶子,她认得这张脸!

这不就是前几天黑皮开车撞死的那个孩子么?当时也是自己跟彤彤在陪着他,一直到事情结束!他不是死了么?难道,难道……她惊恐的睁大了自己的双眼,看着这个小男孩离自己越走越近,然后慢慢的蹲了下来,一张满是鲜血跟脑浆的脸看着自己,而且,还挂着笑容!

小男孩一把掐住了她的嘴巴,然后把手中的瓶子插在了他的嘴里……小芳想挣扎,可是却一动不能动,小男孩就那么看着她,看着瓶子里的东西慢慢的灌进去,渐渐的,她的肚子越来越大,她痛苦的满脸的眼泪,唯一能动的指甲也扣在了泥土里,最后“嘣”的一声,她的肚子炸裂开来,各种器官,在天上划出各种抛物线,于是她也没有了呼吸……

彤彤此刻害怕极了,在车里出不去,能看见外面的车来车往,她不停的敲着玻璃跟车门,想要求救,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听到。忽然,一只手伸了过来,掐住了她的脖子,而且越勒越紧,彤彤死命的挣扎,她勉强睁开了眼睛,只见一个穿着运动服,满头鲜血跟脑浆的小孩正诡笑的看着自己。

她忽然觉得这个人很熟悉,她想大声的呼救,可是,刚刚张开嘴,却有另一双手伸进自己的嘴里,抓住了自己的舌头,狠命的往外拉,彤彤疼的差点死过去,眼泪打花了脸上的浓妆,在脸上划出了一道又一道,口水跟血水顺着嘴往下流,最后那只手猛的一用力把整条舌头拉了出来,而彤彤,也瞪着她那双惊恐的眼睛,满脸痛苦的死去。

黑皮在大雾中摸索着,时而撞到了树上,时而摔倒在地上,眼前的雾气很浓,而在浓雾里只有几条缝隙可以看清,于是他就靠着这些缝隙摸索着走向自己的车的方向。

一辆车从他的身边开过,副驾驶的女人说道“这男人怎么这样,大半夜的,背个孩子在大马路上走路,那孩子也是,那么淘气,还蒙着他爸的眼睛……。”

忽然,嘭的一声,黑皮被一辆飞快的轿车撞飞了出去,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,黑皮在失去意思之前,模糊的看见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小男孩,满脸鲜血的冲着自己诡异的笑着,也就是在他摔倒在地上的一瞬间,所有的车辆跟行人也都看不见他了,在他的身上来回的碾压,来回的踩来踩去,就这样一天又一天,而他的身边,始终蹲着一个穿着运动服的小男孩……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豆芽TV

GMT+8, 2019-9-5 21:53 , Processed in 0.276315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?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